除了试图在熔喷布环节提升产能,近期业内还出现了聚四氟乙烯可以成为熔喷布替代品的说法。

    作为泰达股份另一家子公司,泰达环保所运营的固体废弃物处理全产业链也是泰达股份环保板块的重要业务主体之一。

    据介绍,泰达洁净属于口罩产业链中下游。一般先从石油等行业获得聚丙烯专用树脂,再由中上游企业生产成口罩用聚丙烯熔喷专用料,即熔喷料,然后发往熔喷布企业制成熔喷布,最后送往口罩厂。

    对此,泰达洁净技术人员告诉记者,聚四氟乙烯膜并不是一种新材料,早已应用于空气过滤行业,这种材料的价格相对较高,生产的技术门槛也较高。另外,聚四氟乙烯材料的容尘能力相对较差,微孔很容易被颗粒物堵塞,使得呼吸阻力急剧上升。它取代传统的熔喷布可能性不大,虽然现阶段熔喷布的价格被炒高,使得它们之间的价差缩小。“等疫情结束,熔喷布的价格恢复正常,两者的价格差距就很明显了。”

    在胡军看来,无论是泰达洁净的滤材生产,还是泰达环保的垃圾处理,两者会齐头并进为泰达的环保主业添砖加瓦。“我们准备也坚信会成为令人尊敬的百年老店,方向一旦确立,我们能做的就是破浪前行!”

    “比如疫情防控期间,公司在天津的双港和贯庄两个垃圾焚烧发电厂,就承担了和平、河西、南开等六区25家医院发热门诊生活垃圾的无害化处置工作,占天津47家发热门诊定点医疗机构的半数以上,累计处理医疗单位生活垃圾破千吨。”胡军说,两个焚烧发电厂的设计处理能力是2200吨,还有很大空间应对未来任何突发情况。

    据公司透露,在建项目中,2019年实现了安徽黄山垃圾发电项目、黄山徽州区垃圾压缩转运及压缩站管理承包项目、江苏高邮污泥处理项目、天津贯庄垃圾发电项目的投产运营。

    胡军表示,洁净室建设、产品注册、体系建设等,每一步都是未知的领域,只能通过不断地学习,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医疗器械生产与管理的水平。“没有周末,每天加班加点已经变成常态,为了加快获证,我们的同事在北京医疗器械检验所门口守7个小时,就是为了第一时间拿到口罩的密合性与阻燃的检测报告。”

    回忆起最初的那段日子,胡军说,在泰达洁净的研发车间里,最辛苦的时候有员工因站立过久甚至双腿无法弯曲。“为了提升产能,在零下三度的车间,一支由年近退休的老工程师们组成的‘银发突击队’摆弄着锉刀对旧设备进行技改修检,硬生生抢修出一条老生产线……”

    胡军告诉记者,泰达正在申请欧盟CE及美国NIOSH认证,目前已经取得美国NELSON实验室的检测报告,预计不久后就会传来好消息,届时将会进一步打开欧美市场。

    对于这一问题,胡军颇为淡定。“对泰达洁净而言,口罩滤材只是一个分支,在液体滤材、保温材料等领域均有布局。”胡军自信地说,泰达有先进的技术,我们有信心度过这个行业重新洗牌的阶段。

    过去的3个月,泰达为何而战?泰达又如何而战?

    对此,胡军告诉记者,熔喷布涨价,一是熔喷料的价格一直在上涨,二是人工成本、生产成本、设备改造成本等。“目前这个领域是卖方市场,供远小于求,但价格上涨也要控制在合理的利润空间内,不能哄抬物价。泰达洁净的产品价格均公开透明。”

    从行业角度来讲,制约当前口罩产量瓶颈的主要原因是熔喷布的供应比较紧缺。胡军告诉记者,像喷丝板、喷丝模头等高性能熔喷布设备的核心零部件主要还是依靠进口,国内生产厂家相对较少,质量也有所差距,整个熔喷生产线的投入、安装、交付周期会较长。与之相比,上马一条口罩生产线相对会快速一些。

    3月6日,泰达洁净生产的医用N95级口罩获得了天津市药监局颁发的“医疗器械注册证”,这意味着泰达洁净在生产“口罩滤芯”的同时,已具备了生产口罩的资质,并且阔步挺进医用N95级口罩行业,实现了产业链的闭环。

    从2月7日泰达正式提出这一项目,到获得注册证与生产许可证证书,历时整整1个月。但回顾取得资质的整个过程,胡军坦言:“医疗器械对于我们是完全陌生的领域,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得资质,我们承受的压力非常大。”

    雾气渐散,这片未知的海域正逐渐展现出其美丽、宽广的一面,在胡军的掌舵指挥下,驶入环保蓝海的泰达“不仅要感受蓝海之美,更要在这片蓝海上平稳远航”。

    在保证国内疫情防控需求的前提下,泰达又积极开辟第二“战场”,正稳步恢复口罩滤材出口,驰援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