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分析

来源:微信公众号“阳光时代法律观察”ID:sunshinelaw

依照黑龙江省相关部门出具的批复、国家能源局出具的文件和意见等证据,结合输变电工程年利用小时数、单台机组容量、机台数、上网电价及延期到货天数等因素,可以认定支持中丹电公司主张的减少发电量损失21331818.75元。

被告欣泰电气公司在订立合同时对其本身出售的设备用途、对中丹风电公司的经营业务及设备用途应当是知晓的。因风力发电的产出与效益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因此对货物如延期交付将会给中丹风电公司造成的发电量损失应当给予足够的预见。原告中丹风电公司主张的减少发电量损失虽然尚未实际发生,但应当属于可期待利益的范围,并不违反合同法关于违约赔偿损失的立法精神,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根据《合同法》第113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可见,当事人一方违约时,应当向对方赔偿损失,包括对方在合同履行后的可得利益损失,但是,应以违约一方在订立合同时已经预见或者应当预见为前提。

北极星风力发电网讯:编者按

风电项目建设过程中,设备何时到场,这将直接关系到项目的并网发电时间、后续发电量收益问题。因此,风电设备买卖交易中,一旦设备供应商逾期供货,买方可能面临着项目并网延期、发电量损失发生的情况。该种情况下,买方可否以卖方逾期供货为由主张发电量损失,这往往成为双方的争议焦点。本文以大庆中院的一起风电买卖合同纠纷案为例,结合团队对该类项目的诉讼代理经验,就风电设备延迟供货情况下买方发电量损失主张的依据和举证问题,以作分析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