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是明确保险机构信用风险管理能力应当达到银保监会规定的标准,并且上季度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不得低于120%。

  “受疫情影响,经济下行,为支持经济发展,监管部门希望从‘紧信用’变成‘宽信用’,但这种转变很大程度上受银行放贷能力制约,而影响其放贷能力的一个因素就是资本充足率。只有补充资本金,提高资本充足率,才能提升放贷能力,增强对经济的支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对第一财经表示。

  另外,要求保险机构按照发行人对资本补充债券权益工具或者债务工具的分类,相应确认为保险机构的权益类资产或者固定收益类资产,并纳入相应监管比例管理。

  据悉,自2019年1月25日保险资金获准投资银行资本补充债券以来,银行资本补充债券逐渐成为保险资金固定收益配置的重要品种。截至2020年2月末,保险资金投资二级资本债券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账面余额为1183.26亿元。

  相关报道:

  但随着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银行补充资本金的压力也随之增加,尤其是中小银行资本紧张问题日益突出。朱俊生认为,商业银行面临盈利增速放缓、计提拨备要求增加、内源性资本补充受限等诸多挑战,进而影响信贷投放,掣肘中小微企业融资乃至经济全局发展。此外,银行业利润增速下滑,对银行资本补充贡献降低,内源性融资补充资本相对有限,对包括资本补充债券在内的外源性融资补充资本提出了更高需求。

  同时,新版《通知》要求保险机构切实加强风险管理,审慎判断投资的效益与风险。保险机构应当强化风险自担意识,持续加强风险管理能力建设;应当跟踪监测投资风险,及时履行报告义务。

  为实体经济输血

  获准投资中小行资本补充债券

  “保险资金是银行资本补充债券的重要购买主体。放低门槛,鼓励保险资金投资银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助于解决银行资本补充所面临的挑战。在利率下行、资本市场震荡的当下,放宽险资投资有利于拓宽保险资金配置空间,但也需要审慎,防范风险。”朱俊生说。

  27日,银保监会修订发布了《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银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新版《通知》),放开原规定对发行人规模等条件限制,赋予保险公司更多投资自主权。

  中小银行在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服务“三农”、民营和小微企业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受资本短缺、管理薄弱和风险处置渠道狭窄等多种因素影响,部分机构积累了一些风险和问题,少数机构和地区还比较严重。

  从相关部门获悉,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根据国务院金融委要求,银保监会会同相关部门积极推进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制定了《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拟于近期正式出台。

  新版《通知》主要内容包括:一是放宽保险资金投资的资本补充债券发行人条件。取消发行人总资产不低于1万亿元,净资产不低于500亿元的要求;将发行人“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8%,一级资本充足率不低于9%,资本充足率不低于11%”的要求调整为“资本充足率符合监管规定”;取消发行人外部信用等级AAA级的要求。

  助力中小银行补充资本保险资金运用空间再拓宽

  此前,为引导市场良性发展,监管对可投资的资本补充债券发行人设置了一定门槛。保险资金可投资范围仅包括:国有行、股份制银行及少量较大的城商行。

  二是,取消可投债券的外部信用等级要求。取消可投资的二级资本债券的债项评级(AAA级)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债项评级(AA+级)要求。

  银保监会表示,新版《通知》有利于丰富保险资产配置品种,拓宽保险资金配置空间;有利于扩大保险机构投资自主权,将投资价值和风险判断的权利更多交给保险机构;有利于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有利于扩大资本补充债券投资者群体,完善市场化发行定价机制。

  《方案》就中小银行结合当前形势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作出安排。重点推动中小银行持续深化改革,建立依法透明高效、真正相互制衡、适合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机制。督促中小银行坚守初始定位,强化股权管理,解决好中小银行在业务定位、公司治理、风险管理等方面的突出问题,逐步建立符合高质量发展要求的体制机制。进一步推动中小银行持续深化改革,压实地方责任,督促中小银行坚守初始定位,强化股权管理,健全公司治理,严肃市场纪律。加快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用好用足现有市场化渠道,有效提升抵御风险和信贷投放能力。